业务论坛 | 开展审查调查谈话要弱化对抗心理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作者: 发稿时间:2021-03-24 浏览次数:10

  审查调查中,谈话对象可能站在谈话人员对立面,但谈话人员不能站在谈话对象的对立面。审查调查中,谈话是短兵相接的心理战,但不是敌我斗争,而是同志式的教育、帮助和挽救。要带着感情去引导、交流,弱化对抗心理,体现组织温暖。

  运用同志式口吻缩短心理距离。审查调查中的心理距离,主要源自三个方面:一是畏惧心理,审查调查对象担心如实交代可能承受严重后果;二是侥幸心理,认为能不认的就不认,组织不一定能发现;三是抵触心理,若遇到谈话人员不尊重对方人格,谈话方式冰冷、粗暴,谈话对象难免心生抵触。有距离,就会本能地对抗,不愿配合。只有拉近心理距离,才能引导、促使其积极配合。同志式谈话的特点是平等、平和,引导对方领悟、感受、珍惜组织的关怀,充分自省,积极配合。要把握好两个问题:一是平等表达。谈话中,应充分尊重谈话对象人格尊严,保障其陈述、辩解的权利,释理说法多引导,少用训话语气。二是唤醒身份。审查调查期间,有的审查调查对象还是组织内的同志,是组织内一分子,不能视之以敌人。可称“同志”,还可根据谈话需要对其以往工作表现策略性地给予尊重、肯定。

  带着同理心换位思考。尝试设身处地从对方角度去理解,感受其情绪、诉求,给予关心、体谅,从而使严肃的审查调查谈话也能有人情味、有温度。一是从审查调查对象的处境去感受。置身一个特殊、陌生的场合,心里肯定难受,甚至绝望。有的审查调查对象情绪激动,或打不起精神,这就需要谈话人员暂缓推进节奏,适度安慰,还可询问关心其家人状况,减轻对方心理压力,平复其情绪。二是适时点评审查调查对象的表现。对其真诚、配合的态度给予鼓励,或表示赞同,唤起谈话交流的共鸣感。三是提出脱困的解决方案。从某种意义上讲,审查调查对象可以选择对抗或者积极交代,而这很大程度取决于谈话人员是引导还是硬碰硬。有经验的谈话人员尽可能提供多个方案去引导,把控谈话走向,站在审查调查对象的立场指明出路,一般都会取得较好的效果。

  善画同心圆谋求最大公约数。审查调查是一场博弈,用集合的理论来看,谈话双方的目的有包含、交叉等关系。谈话对象认同范围越宽、程度越深,相向而行的公约数越大,就越有利于达成一致。一是对组织苦心的认识“交集”。审查调查不是“一棍子打死”,而是教育、帮助和挽救。谈话人员可以把握两个维度:从政策解读上,分析怎样才可从轻、减轻处罚,指出路;从同类案例、同地方案例的不同处置上,引导谈话对象认识到只有积极配合才可能从轻、减轻处罚,如果负隅顽抗,则可能从重、加重处罚,形态转化中纪法和事实是定量,态度是变量,认错悔错态度和配合审查调查情况是重要考虑因素。谈话对象如果认识到组织的良苦用心,感到自己没有被放弃、没有被抛弃,往往会感恩,积极配合。二是对真诚善意的认识“交集”。释放善意,坚冰可融。避开正面进攻,是无技巧的技巧,是最有效的谈话艺术。可运用眼神、面部表情、姿态等非语言元素,传递出温和、真诚。三是对坦白从宽的认识“交集”。认错认罚,坦白从宽,是党纪国法给予的政策。把政策寓于谈话策略中,鼓励谈话对象权衡利弊,积极说清问题,争取获得从轻、减轻处罚的机会。


  (李斌 作者系四川省南江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