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为鉴 | 编黑料炒舆论 诬告他人却扳倒自己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作者: 发稿时间:2022-03-04 浏览次数:10

  “被告人何国荣犯诬告陷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

  日前,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庭审了县乡镇供水总站东溪中心供水站原站长何国荣案。随着当庭法官的判决,等待何国荣的将是冰冷的铁窗生活。

  年过花甲的何国荣为何身陷囹圄?这要源于他“锲而不舍”苦苦寻觅的一条“信访路”。

       为泄私愤编造诬告材料

  “开具假发票报销30万元请客送礼,受贿35万元,赌博接受他人铺水……”2021年3月,一条署名为“乡镇供水系统五名老党员”的举报信在某网络论坛迅速发酵,将该县乡镇供水总站党支部书记赵某等人推到风口浪尖。面对来势汹汹的网络舆情,赵某当即选择报警。

  通过对比发现,网络举报和此前省市纪委监委和巡视巡察交办的匿名举报信内容如出一辙,县纪委监委早在一个月前就对这些经查不实的问题进行了公开回复。

  针对严重失实的网络举报,县纪委监委迅速联动宣传、公安等部门成立专案组,随着外围调查不断深入,始作俑者何国荣伙同他人对赵某“告黑状”的问题逐渐浮出水面。

  何国荣当过代课教师、农技员、水产干部,2000年在事业单位干部竞争上岗考试中落选,2001年被县乡镇供水总站聘为国有企业人员,2003年当上了县乡镇供水总站东溪中心供水站“一把手”。

  “东溪中心供水站从无到有,从亏损到如今固定资产和缴纳承包利润均上千万,我付出了无数心血。”在忏悔书中,何国荣说出了自己居功自傲的心理。正是这种心理作祟,他视供水站为私人领地,视集体财产为囊中之物,多次利用职务之便骗取、侵吞供水站公款共计88.38万元用于个人开支。

  2019年1月,达到退休年龄的何国荣接到县乡镇供水总站的退休通知,吃惯了“香饽饽”的他怎能轻易放弃自己苦心经营的“提款机”?何国荣以未解决干部身份以及东溪水厂遗留问题为由拒绝退休。在组织安排人员交接工作时,他甚至通过用车堵单位大门、把老母亲背到办公室威胁等方式施压,严重扰乱公共秩序。几番博弈之后,何国荣认为组织让其退休是赵某跟自己过不去,发誓要将赵某弄进监狱,于是便找到自称是“省委某厅局领导”的何某元帮忙。

  “请客送礼数以万计、私定个人工资月入上万元、收受老板巨额贿赂、拉拢领导作‘保护伞’……”经与何某元商议,二人将10余条令人咋舌的“罪状”安在了赵某身上。

  为掩人耳目目,何国荣先后2次前往毗邻市,以该市人民政府名义将10多封举报信分别邮寄至省市纪委、巡视组和相关领导。县纪委监委对上级转批的信访件进行深入调查核实,发现举报内容严重不实,在调查后进行了公开澄清正名。

      炒作舆论妄图混淆视听

  获悉县纪委调查结论后,何国荣看到如意算盘落了空,急红了眼的他便铤而走险欲借网络舆论来给组织施压,孤注一掷作最后一搏。何国荣与何某元一起对原举报材料添油加醋,还特意加上“如赵某没受到惩处,将通过抖音、微博等方式扩大事态”等语言,然后花钱请人发布到网络平台。2021年 3月,署名为“乡镇供水系统五名老党员”的网络贴文引起网民关注,赵某等人的“黑料”在当地传得沸沸洋洋。

  正当何国荣为自己在网络上造成的浩大声势沾沾自喜时,令他没想到的是,这封网络举报信让他现出原形。2021年 4月中旬,何国荣因涉嫌诬告陷害罪被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直到此时,他也才知道何某元只是一名普通群众,根本就不是什么“省委某厅局领导”。经过审查调查,2021年11月,何国荣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旁听庭审荡涤社会风气

  “错就错在自己私欲太重,为泄私愤枉顾法纪,三番五次到处搞诬告陷害,给当事人造成了严重伤害,对此我深感后悔和歉意。2022年1月,在庭审陈述阶段,站在被告席上的何国荣痛苦不已、悔不当初。

  何国荣本可享受天伦之乐,却未能正确对待个人流转进退,为达到私人霸占供水站的目的,竟然无视党纪国法,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到头来因为自己的违纪违法事实败露而身败名裂,可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为向社会释放坚决打击诬告陷害,还清白者清白、为担当者担当的强烈信号,当天,苍溪县纪委监委坚持“线上线下”教育贯通推进、“屏上屏下”教育同步进行,除组织案发单位50余名党员干部到现场接受警示教育外,还在20个县级部门、31个乡镇、454村(社)开展“云”旁听,组织干部群众利用电脑、手机等移动终端在线旁听,直观真切感受纪法威严和违纪违法带来的惨痛教训,让干部群众零距离接受了一堂震撼心灵的警示教育。(四川省苍溪县纪委监委 阳雪梅 || 责任编辑 徐梦龙)